【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情感故事 > 情感美文 > 正文

平安开奖直播900566.com

]
来源:平安彩票平台 时间:2019-04-06 22:39 阅读:14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除夕发往那个世界的信(系列篇之三)
除夕,辞旧迎新。往日的回忆,无尽的思念,令人难以入眠,索性给逝去亲人、爱人、友人写一封信。通过心灵的邮路,遥寄一封思念的信件……

梦 中 人???致韩芳的信

芳:
你好!你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十五个年头了吧?十几年来,你总是时不时出现在我的梦境里,你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清瘦的脸庞,浓眉下,长长的睫毛,一对默默含笑的眼睛盯着我,却一言不发。把这个现象给朋友说过,他们都说,梦里,死了的人和活着的人说话,这对活着的人不好呀!明白了,你怕对我不好!
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也自叹:“神鬼之事吾亦难明。”但是千百年来灵魂一说,至今还被某些人们默认呢!你没有死 ,还活着啊!
曾记否?在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且有了孩子的十年过后,竟然是你掏钱让我上了大学,想不到啊!因为自己在官场的失利,发誓做一回作家梦。早在孩提时,曾经读过一篇文章里有一句斯大林一句话:“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多年后,邓小平同志还在第四届文代会的开幕词里,还重复了这句话呢。作家的桂冠,像一块磁力线很强的磁铁,吸引着我。为了圆梦,我必须有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事业上的伴侣,成就自己的事业,我提出和你分手,最终和大学本科毕业的何凤走到一起。
尽管如此,可是在我上大学的第一个腊月的那天下午我们在咸阳火车站分别的情景,没有因时光的流逝而淡化、消失,依然是历历在目,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事:
那年腊月的那天下午。我要返回西安,正好李良到粮站给你办粮户关系(你从铜川才调到咸阳),我们正好一路,你俩人借机送我到咸阳火车站。李良用自行车带着我,你骑着我这次送给你的这辆深红色“梅花”女车走在前边。
夕阳斜照,橙红色的一抹,象似有非有的轻纱披在这座古城上。“梅花”自行车镀铬瓦圈闪着银光;车锁钥匙上系着一朵小红花,花芯点缀着几颗璀璨的珍珠。从西安动身前,我把这朵小红花上有烫金“新娘”二字红带撕掉,取下车钥匙环上的一把钥匙,把同牌子的另一把车锁钥匙扣正在这把钥匙环上,然后拴好这?朵小红花。我又把取下来的小红花系在另一朵相同的小红花上,收藏起来,这才动身,盯着车锁上的这朵红花,油然生出甜蜜幸福的激情。
仨人来到粮站大门外。李良进了大门,我和你在大门对面马路边等他。这是我们唯一可单独交谈的机会。首先,我向你忏悔,不该把你抛弃,追求现夫人,造成终身遗憾,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我要是不原谅你,能给你写信,打钱支持你上大学吗?”你长嘘了一声:“你抛弃了我这个高中文化的穷工人追求你的同学,我理解你是想追求事业上能帮你一把的人,而不是那种胡闹的人。不然,我绝不会冒傻气。”
我仰望着天穹上那朵被夕阳回光染成紫红色的雯云,喟然长叹。
良久,我才一字一板的说:“我始终认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甚至当着现何凤的面都这样说。不信你去翻翻我那三本日记。”
你嫣然一笑:“如果是真心话,这就是你们文人眼里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客观,我是个很注重客观现实的人,知道自己姓啥叫啥。”
我指着自己心,情不自禁说:“你给我的付出超过了一个妻子的作用!”
“是吗?”你歪着头,打量着我:“好了,作家先生,别唱颂歌了。”
“真的?”我恳切的说:“这些年来,每当陷入生活、事业困境,想到你,我浑身就产生一股无穷的力量,没有你的鼓励支持我上自费大学,人家何凤能和我走到一块吗?将来,我一定让你为我的成就而高兴自豪!你给我的不是钱,而是你的心。”
“我开头不想理你,但是我管不了自己,总是偷偷给你卡打钱。”你嫣然一笑。
我想开一句玩笑,可是鼻孔一酸,泪水模糊了眼睛。
良久,寂静。你眨着眼睛,看着我。
突然,我大声说:“我决不辜负你的期望,你看吧,我的梦想一定要实现!”
“我不信我有这么伟大的作用。”你脸上绽开笑容,容光焕发,显然被感动了。
我盯着你扶的“梅花”自行车,说:“怎么报答你?我绞尽脑汁,最后想到你最喜欢梅花,就买了这辆自行车,就当我给你当牛做马吧。”
你睥睨着我,诡秘的一笑,说:“我可以断定这辆‘梅花’车锁两把钥匙有一把是假的。我还肯定你也有一把这个车锁的钥匙,钥匙上还系着一朵有‘新郎’字的小红花。”
倏地,我只觉脸发烫,只好默认了。你手指轻轻地在我额头点了一下,亲昵地骂了一句:“看把你想死了!”就扑哧笑出声。
忽然,你收敛笑容,朝粮站呶了呶嘴,原来李良出了粮站大门向这边走来。
我们边说着,边像火车站走去。
这时,火车站广场“59”路公交车站牌下为了一大堆等车的人。一辆59路公交车停在我们面前,人们蜂拥而至,我最后一个挤上车,李良和你站在马路边。李良笑呵呵地向我挥手,喊:“再见!”你却站在李良身后,两只带着白尼龙手套的手不停擦着眼睛。汽车喇叭声惊动了她,你抢在李良前面,走到车门跟前,我急忙走到门口,只见你泪光莹莹。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你擦着滚到脸颊上的泪珠,脸上却露出微笑,嘴唇抽动了几下却没出声。我这双被泪水模糊了的眼睛,隐约看见在你身后发呆的李良,我嘴唇动了动没有吱声。你强颜一笑,点了点头,这棱角分明的嘴唇又动了动。我也无声的点了点头。泪水流过我的脸颊,全然不知。你又拭着滚出眼眶的泪水,嘴唇扭动了几下,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泪水又涌出眼角,你脸上流淌,露出笑靥,嘴唇动了动,摇了一下头。我本能的动了动嘴唇,点了一下头。你又嘴唇抽动了几下,摇了三下头。
这场“哑语”式的心语交谈,在我一生中是第一次体味。这无声的衷曲,饱含着相互间那深沉的爱、关怀、祝福和安慰啊!
这时,几声急躁的喇叭声,女售票员站起来,把我拉到她的位子上按我坐下,她随手关上车门,汽车开动了。
我右手托着发烫的额头,捂着眼睛,那遥远的往事历历在目,鬼使神差地想到十年前那个撕人心肝的春夜,你在院子里哭,我拉着你那只冰凉的右手,摇着,痛心疾首的喊:“从现在起,你就当我死了哇”......
人死是不能复生,可我为什么象幽灵似的出现在你这个贴着“五好家庭”奖状的家?象今天下午分别的情景,作为一个男人李良心里会产生什么?你真的爱他、祝福她,你就应该“真死”!
这样,大千世界就会少一部即兴悲剧呀!
永别了,我的心上人!
这时,暮色苍茫,西边天际燃起血红凝重的霞辉......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天下午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啊!
那是又一个十年后的腊月,当我得知大学聘用的通知,欣喜若狂,想通过你姐告诉你,我要到大学上班了。现在,仍然记得这天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三,也是我们三官庙的集日,我想买点礼物去你姐家。这时,我们的高中同学、也是你侄女敏缠给我说:“格兰,我芳姑不在了,你知道了吗?”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你芳姑不在了?”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我不相信!
我嘴里喊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泪水却夺眶而出。你还没有看到我的最后结果,怎么能说走就走了呢?
原来,你骑着我买的那辆自行车走在街道上,脑血管病突发身亡。
这天晚上,庆祝小年的锣鼓声,夹杂着清脆的炮竹声,还有人们的欢笑声,不绝于耳。我像一个幽灵,在黑暗的田野游荡。天空,乌云??;凛冽的朔风,呜呜地哀嚎着,像狼哭鬼叫,令人毛骨悚然。
倏然,一声响,一道曳光穿向夜空,旋即一声巨响,天空绽放出一个硕大的圆形红色焰花。此刻,才看清自己前面竟然是村外的那个悬崖边。
芳,你知道,你第一次来我家,要我带你来悬崖边看紧在悬崖下面的这条足有三米宽六十米长的瀑布。当时,你看到瀑布的时候,拍手叫道:“天哪,你们村还有这样的好看的景致呀!”
忽然,你盯着我,问:“那位诗人曾经写过描写瀑布的诗?”
我笑着说:“描写瀑布的诗作一定很多,在景物描写里,瀑布应该是一个热点吧?”
你用右手食指刮了一下我的鼻梁,说:“亏你还是教语文的蓝老师的红名字学生呢,每当大家在蓝老师面前夸你的时候,他还给人家骄傲地说,你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你这样的水平叫青出于蓝胜于蓝吗?”
我缄默了,自己觉得脸上发烧。你得意地说:“难为你了,我给你说一下,就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有一首诗,你听,就是: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最后,眨着诡秘的笑眼问我:“你知道女孩爱的是什么样的男孩子?”
我立即回答:“有钱有势,长的帅气,又有才华。”
你收敛了笑容,说:“你说的对,但是我还认为,有才华,又有梦想,而且为了梦想成真,刻苦学习,顽强拼搏,这样男人值得我永远爱着他。”
回想到这里,你的话:“我还认为,有才华,又有梦想,而且为了梦想成真,刻苦学习,顽强拼搏,这样男人值得我永远爱着他。”
我离开了悬崖边,仰望着黑暗的天穹,你最后的声音,想电视剧里的延时混响音,经久在脑海里回荡。
啊!外面又响起炮竹声,黎明即起,让我们迎接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瞌睡来了,让我再睡一会儿,你能来到我的梦乡里吗?

让我们一起欢度春节吧!

格兰
2019年2月4日除夕夜



相关专题:系列 世界 钥匙 大学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除夕发往那个世界的信(系列篇之三)的感言